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板牙 >
板牙汽车 - 搜索 - 搜搜百科 小小彬长大长板牙变化大 杨紫张一山关凌金铭童星现状盘点

山西小豆子

我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,爷爷奶奶岁数大,还一直在山西。爸爸是建筑工人,他带着我走过了一个工地又一个工地。他说我妈妈曾经嘱咐过,总有一天要带我走出大山,带着我去,去看看阳光下的盛景。

下了这堂语文课直到后来的岁月,我们依然都叫他小豆子。我们和景文澈甚至包括老师都不再认为这是给他起的外号。因为大家叫这个名字的时候,觉得心里亲切喊得也热情!

工地上叔叔们都爱叫我大头儿子,很小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大头儿,后来才知道是营养不良。爸爸老忙,有时几天都看不见他的身影,我最亲近的伙伴是脖子上的钥匙跟书包里的饭盒。可是爸爸真的很疼爱我,他休假的时候会带我到集市上去玩儿,他买回毛笔和草纸教我写字,爸爸粗糙的大手能够写出秀气端正的大字来。

一九七八年冬天,快放寒假的时候,班里转来一个插班生,是村西头建筑局家属院的孩子。我去办公室送教具回来时,老师叫我把他领回班去:“坐靠窗第二排的第一桌,现在坐着的挨个往后错。”进了班,我跟座位上的同学交代着,大家稀里哗啦自己的东西换座位。

小豆子还是双手捏着作文本,垂到胸前的下方,歪着头看了一眼老师,低下头不再言声。老师啪啪的拍了两下巴掌,大家愣了短暂的一瞬,掌声像爆豆一样在教室响起,好久才停住。小豆子回到座位上,规规矩矩地坐定。

我听着老师讲、看她生气的样子,不知为什么特别解气。其实我也不认得这几个字,谁还没事查人家名字干吗呢,人家怎么念就跟着念呗,抠那么细干吗?“大家跟我念。”老师了一下自己的情绪:“彤,彤,红彤彤,早上的太阳红彤彤。熙,《康熙字典》的熙……”大伙跟着磕磕绊绊地念着。“同学们,咱们班四十八个同学,我大致算了一下,叫继红、全红、爱红,拥军、爱国、卫东、、爱华什么的占一多半,再有就是春啊、虎啦、兰什么的。真真有点文化意思的就这么几个学生,咱们还念不对。往后,咱们见到生僻字或是生词,要养成查字典的习惯,啊。包括老师在内,要勇于改正,啊!”她又拍拍手,看见小豆子举手,问他:“景文(澈)哲,你有事?”“老师,我想让您看看我的作文。”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并带着口音。“哦,那你拿上来了吧,其他人把这四个字抄十遍,标上拼音。”小豆子欠身把一个黄皮的作文本递上讲桌,再退回到座位上。老师打开黄皮本,扫了几眼,继而认真地看了好几分钟。“景文澈,你来把自己的作文念给大家听吧。”我们听得有些诧异,“什么什么撤,往哪儿撤?”有谁小声嘀咕着“同志们先撤,我掩护,呵呵”。“这篇作文我认为是这次布置的作文里面,全班最好的,你念吧,景文澈。”老师又一次的强调压息了课堂里的嘟囔。小豆子前去,面对大家,开始念他的作文,他几乎和讲桌一般高,举着的黄皮本又挡住了自己的脸。“阳光下的。”他有些沙哑,嗓子像卡着什么东西似的不清晰。“清清喉咙,大点声来念!”老师说道。小豆子咽了口唾沫,向上端端作山西小豆子文本,开始大声朗读《阳光下的》:

“我的家在山西太原的农村,那里地下蕴藏着无尽的煤海,地上长满大豆和高粱。我的名字叫景文澈,景字一个‘日’,下面是的京。爷爷说太阳下的帝都谓之盛景,阳光着的是最美的景色。我们姓景,代表最美的事物。”小豆子轻咳了一下,继续念:文,代表人,代表、为文要像晋祠里的泉水一样清澈透明。

这是一个灰不拉几、又矮又瘦的小男孩,穿着灰布的上衣,黑色的四眼圆扣钉得有些不协调,显得皱巴巴的。课代表把一摞作业本放在他的桌子上时,几乎看不见了他的脸。他的头上窄下宽,眼睛很小鼻子却豁大,偶尔抿嘴时露出两颗大大的黄板牙。同学们一阵短暂的私语,快速地给他起了个绰号—小豆子。

景文澈是我自豪的名字,这次来到我一定要努力学习,将来为国家出力,就像爸爸那样,做一个为人朴实、性情清澈的好工人。

铃声响过,老师,瞥一眼小豆子,简短地说了一句“新来的同学叫景文哲(澈)”就开始上语文课。一堂课过了一多半,作文本发了下来。“今天咱们说说前天布置的作文,啊。”“大部分同学写得挺生动,可是呢,我先不分析内容了,大伙看评语。主要是纠正几个字的读音,这些字就在我们同学中间,差不多天天都念,又天天都在错读。”她捏着粉笔咔咔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:彤,熙,彦,陌。丢下粉笔,老师拍着手上的粉末,“有谁站起来给我念念,景文哲(澈)你来念。”小豆子规规矩矩地背着双手,听见叫他,犹豫了一下,站起来,双手依然背在身后。他的嘴唇翕动了半天,两颗板牙努了努,没。“你爸爸来办手续时,我就把作文和别的作业留给他了,你刚来,还没来得及看。你先坐吧,回头你念给大家听听。”老师拿了根铅笔指着粉笔字,扭着脸对下面讲道:“这是咱班苏彤的彤字,咱一直给人家念成‘红’,这是秦文熙的熙字,咱念成了启,这个,”她转身把笔交到另一只手上,继续说:“葛彦的彦,四声,给人念成颜。咱们大家伙儿在一块的时间比在家里长很多,天天叫错别人名字,也是一种不尊重。今天我们大家把这些字纠正过来。”“可是呢,”老师话锋一转,“你们三位同学的父母也这么叫?不是吧?怎么就不敢告诉大家正确的读音呢?嗯?将错就错也是要不得的,这种思想,更要加以改正!”老师的齐耳短发耷拉下来一绺,她拢了一把继续说道:“再有就是这个陌生的陌,还有人念成‘百’的音。我看我们都太‘百生’了,哼!”老师把铅笔丢在讲桌上,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(请作者速与本版编辑联系)

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“澈”字。“同学们,三人同行必有我师。看看吧,就是在我们同学间的名字里,就有太多太多我们需要认真去学习的东西呀!这篇作文,我们首先就要学一个生字‘澈’,而不能再念成哲的音。景文澈,多么明亮的名字。再有,作文里提到的盛景、晋祠、太原、煤海都是我们平时不容易接触到的生词和祖国的名胜古迹。我知道,这篇作文一定得到了景文澈爸爸的帮助,但这也正是他们父子合力用心的地方!”他微笑地看了一眼景文澈接着说:“下课以后,同学们要多说话,多了解,互相学习,共同进步,不要老是在给这个起外号给那个安个怪名儿上下功夫。”

作者:请作者速与本版编辑联系




机床 数控机床 数控刀具 粉碎机 风机 离心机 混合机 塑料 橡胶 胶粘剂 润滑油 添加剂 树脂 电动工具 包装袋
助勃增大器 Copyright © 2012-2013 txwz.com.cn 天下网摘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